当自行车回到位置C时,“慢”会发生什么变化

“来来来,哈啰停在前边,青桔停在这里,美团停在下面!”清晨6点,天通苑南地铁站出口的3家共享单车调度员已经开始了早高峰的单车调度。“每天早高峰时期,这个地铁口大概会骑来2000多辆共享单车,我们3家一共会拉走1000辆左右运至周边投放点,再在这里的停车点码上1000辆左右。”青桔单车调度员信业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疫情以来,骑车出行的人越来越多,自行车已成为一种重要的交通方式。今年5月31日,是北京建成全国第一条自行车通勤专用路开通三周年。

越来越多的人爱上骑行

上午7点半到9点,几乎每个地铁口外都能看到各色共享单车和摩托车密密麻麻地汇集在非机动车道上。“我住在天通北苑,走过来要20分钟,但是骑车只用几分钟就到啦。”张女士在锁车进地铁站的间隙告诉记者。

“早高峰骑车的人多啊!每天早上这个地铁口大概会来2000多辆自行车。”旁边正在码车的信业智对记者表示,“疫情期间,骑车通勤的人比以前更多了。”尤其北京本轮疫情期地铁和公交多次甩站,骑行成为人们出行的一项重要方式,“有些人不是骑车到地铁站,而是直接从家骑车去公司。”

通勤之外,骑行也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爱好。社交平台上,许多人开始分享自己的骑行经历,在小红书搜索“骑行”,有超过92万篇笔记,在b站搜索“骑行”则有1000条视频记录,年轻人分享着各个城市的骑行打卡路线、骑行适配音乐甚至穿搭,骑行成为满足年轻人运动健康、独处、认识城市与欣赏美景需求的集合体。

“五一”期间刚在天府绿道骑行100多公里的骑行爱好者郑子成对北京商报记者说道:“高二那年,我就用自己的压岁钱加爸妈的赞助买了第一辆山地自行车。对我来说,骑车可以锻炼身体,速度还带来快感。在学校做实验比较累的时候,我都会外出骑行释放压力和烦恼。”

“调查数据显示,北京市民慢行出行意愿持续提升,自行车年骑行量由2017年的0.5亿次(公共自行车)提升至2021年的9.5亿次(共享单车),自行车出行已回归城市,方便了市民‘最后一公里’的通勤出行。”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轨道所所长王书灵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在自行车骑行人数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城市的交通设施是否跟得上?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给出了一份让人心安的答案。

“慢行建设”让骑行更加便利

记者从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获悉,近年来,北京市提出了“慢行优先、公交优先、绿色优先”的交通发展理念,从“以车为本”向“以人为本”转变。

相关部门陆续编制出台《北京市慢行系统规划(2020-2035年)》《步行和自行车交通设施改善技术指南》等十余项规划、标准和规范,凸显了步行和自行车优先的街道空间分配原则,注重路口慢行优先、设置自行车优先标识等系列技术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北京市城市慢行系统品质提升行动工作方案》中首次提出了压减机动车道宽度用于拓宽自行车道和步道,对路幅宽度12米以上道路非机动车道宽度不足路段进行综合整治,保障通行宽度达到2.5米以上,2021年全年完成了97个路段、32公里的整治任务。

“我们建成的全国第一条自行车通勤专用路——北京昌平回龙观至海淀上地软件园自行车专用路,开通三年来,日均骑行量4000-5000人次,有效提升了回龙观至上地通勤出行效率,累计减碳量也超1500吨。”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城市道路管理处一级主任科员荆禄波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这条专用路还在东拓、南展中。

据荆禄波介绍,为保证自行车出行顺畅,北京除了建成全国第一条自行车通勤专用路外,还进行了一系列慢行整治。“比如我们对二环辅路的慢行系统进行改造后,该地通行效率提升了25%。同时,我们在51个重点轨道车站外建设了224处共享单车电子围栏,方便市民骑车出行。另外,我们还结合各区特色,建成了CBD商务骑行区、东城王府井老胡同骑行区和石景山保险产业园等一批慢行示范街区,既方便出行,也给周围居民提供了休憩地。”

2020、2021年,北京还推出7条主题突出、特色鲜明、文化味浓厚的漫步北京骑行线路,推动绿色低碳出行新风尚。

“骑行,不只是一种交通方式,更是一种生活方式。”王书灵指出,2021年,北京市中心城区慢行交通出行比例创近十年来新高,达到47.8%,比2017年提升了6.9%,市民慢行出行意愿持续提升。在新街口外大街、天坛东路等51条道路早高峰骑行量每小时超过3000辆次。调查显示,2021年底北京84.1%的市民认为慢行整治效果较好。

居住在龙泽苑小区的吴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行车通勤专用路开通以前,他上下班通勤以乘坐公交为主:“这条路开通后,我专门买了辆山地自行车,时不时地上下班骑行,就当锻炼了!”

自行车企业硝烟四起

信业智正引导骑车前来的市民将车停到固定停车位。“青桔有自己的系统软件,在地图上用鉴、囤、投、默分类标注单车的用车状况,比如默代表沉默车,已经一两天没人用了,我们需要去把它们找回来运到大家常骑的地方。”信业智告诉记者。

“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享单车)2016年进入北京后,在接驳公共交通‘最后一公里’、倡导市民绿色出行中发挥了积极作用。”荆禄波强调,目前,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由鼎盛时期的16家减少至美团、哈啰、青桔3家,运营车辆数也由235万辆调控至95万辆左右。2021年,全市共享单车年骑行量达9.5亿人次,单日最高骑行量突破471万人次。

据中国自行车协会披露的信息显示,2022年一季度,自行车行业上游原材料价格同比上涨超过10%,包括自行车在内的耐用消费品出厂价仅同比上涨0.7%,企业利润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自行车企业间硝烟四起。迪卡侬、捷安特赞助中国山地自行车公开赛,美利达赞助骑行电影《破风》,喜德盛赞助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共享单车品牌也在展开对骑行赛事的赞助,这都是品牌拓展自身价值的尝试。而品牌间的社群运营、主题店打造、理念塑造等比拼也同样激烈。

据媒体报道,“5·20”大促期间,淘宝自行车销量增长一度超过50%。北京多个自行车店铺5月的平均月销量都比2021年同期增长了三、四成,一天卖出三四十辆车成为自行车店的常态。如何抓住后疫情时代的自行车红利,是每个自行车企业需要探索的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陆珊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