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男孩的高级道路

晨报记者 唐 玮

“如果没有做视频,我现在应该是个销售店员,在三线城市,每个月拿着四五千块的工资吧。”

当然,“如果”没有发生。说话人是运动博主梁十四,全网共计600多万粉丝,内容以自行车技术为主,每条视频都有几百甚至上万条点赞量。

他几乎每天都要发视频,采访的当口,他发了条新视频,半小时后,点赞量已达数百。

在此之前,他是一名从陕西农村里走出来的95后,一名学计算机却不喜欢敲代码的大专学生,几年前,他发了条展示自行车技术的视频,意外火了,从此渐渐走上短视频博主的道路。

做视频博主,是在对的时间节点踩对了节拍,这个96年出生的年轻人这样描述命运的转变。

命运变道

一个计算机系学生不当程序员可以做什么?18岁的梁十四也迷茫过。

毕业时,梁十四也试图找过工作,然而投了30多份简历全都石沉大海。

“那时候我过得特别消沉,本来想的是一毕业就海阔凭鱼飞,没想到现实是重重的一击闷拳。那两个月天天打游戏,有一天洗脸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胡子拉碴的,突然觉得我才20岁,难道一辈子都要这样了吗。”

幡然醒悟的梁十四决定遵从内心,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作为工作,做了一名自行车店的销售。那时候是2018年,他拿着每个月四五千的工资,每天下班后练练车,拍拍视频。

没想到,一条自行车炫技的视频突然就火了。“一晚涨了六千多个粉丝。六千个粉丝你知道有多少人吗?我们一个班有六十人,得有100个班呢。”梁十四描述人生第一次被许多人关注的兴奋。

那时候已经小有名气、拍视频只是玩玩的梁十四可能没想到,短视频的风口即将到来,这个为追女孩学来的技术让他获得了未曾想象过的关注度和财富。

转折发生在粉丝量达到50万的时候。

当时,梁十四第一次以视频博主身份谈下5000元的商务合作。“一天赚到了一个月的工资,那剩余一个月29天的价值在哪?我可以靠这个来谋生了吗?”他对工作、对自我价值产生了困惑,这或许是命运赛道转变前的信号。

站到更高地方,见到更多风景后,这个年轻人逐渐弄明白了社会的规则。几年的博主生涯对于这个96年出生的年轻人来说,不仅让他经历了财富和眼界的飞跃,他自己说:“最大的收获是思维的转变。”

“之前上班拿工资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但转行后,就觉得当时的自己消极懒散。现在每一步都有明确的目标和规划,人生的把控力更强了。见多了,知道自己与别人的差距了,也就知道往哪儿走了。”

如今的梁十四定位运动博主,每天都要发一条视频,保持热度;每天抽出至少1小时健身,保证体能;除了自行车,他每周抽出三天时间学习滑雪,他希望这个冬天可以做出滑雪的视频,解决只拍自行车带来的审美疲劳。

单车少年

把自行车甩出去,人或站在原地或走向另一个方向,但自行车总会“自己”跑回来,这是梁十四的招牌动作,也是独创动作,他称之为“扔车”,或者叫“风车”。

有一天,像往常一样练车时,他想:“在车上我已经玩得很溜了,能不能尝试人和车分离开呢。”

那时候,已经掌握了抬前轮、海豚跳、侧脱等动作,梁十四想着可以练些新花样。

他说,这个动作的难点在于车离手时手的劲儿、角度以及风速。“这个动作我练了大半年,每天练习两三个小时,能有个数千次。”

逐渐掌握了手感后,这个动作还是时不时失误。“直到又一次失误之后,我意识到第三点关键因素,就是风。”风向与自行车行驶方向是否一致会影响出手时的角度和力道。

梁十四第一次接触自行车是在初中,一开始练习自行车技术是为了追女孩,没想到后来车技练成了,女孩考去了别的高中。

练车9年,梁十四没少受过伤,最重一次他在河堤上练车,直接从河堤上滚了下来,血流不止,伤口缝了五六针。

如今梁十四也会参加一些自行车比赛,但他对自己实力的认识很清醒。

“我的实力大概在业余里也只能算中下游,我对自己还是有比较清晰的认知,每一个优秀的运动员都是百炼成钢,我没法成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就要做好作为运动博主的身份。”

但自行车教会他了很多,比如打好基础的重要性。虽然未来会涉及更多运动领域,但他说自行车会是永远的兴趣爱好。

“自行车是我身体的延伸,骑车时我可以忘掉所有烦恼,忘记了时间,感觉不到饥饿,完全享受在车上的自由,我觉得这就是运动的魅力。”

勇气和天赋

在短视频井喷的这几年,每个身怀绝技的人都会被看到。但从一名业余拍拍视频的自行车销售成长为拥有600多万粉丝的运动博主,还需要点天赋。

刚上大专的时候,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梁十四私信主动联系了某品牌自行车,问能否与对方合作。

几轮商讨下来,没想到对方竟然同意了。当时仅仅是名学生、没拿过比赛名次、也尚未在互联网世界崭露头角的梁十四拿到了跟该品牌合作的机会。

说起这段经历,梁十四既觉得年轻时傻得可笑,也佩服当时的勇气。

于是,尚未满20岁的梁十四第一次坐上火车出远门,去省外签合同拍广告。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他依然印象深刻。“火车开到一半的时候,我恨不得能掉头回去。”害怕后悔又孤独,火车到了陌生的城市后,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当时的梁十四可能不知道往后他将经常这样孤身一人去别的城市谈合作、录节目、参加活动。

但当时,这个刚刚成年的少年本能的勇气、商业谈判的天赋或许是命运早就埋下的伏笔。

其实,第一条自行车视频的火爆也不是偶然,这条视频之前,他已经尝试过发布写书法、弹钢琴等不同内容的视频。

“我做视频号还是有一定天赋的。”梁十四说。

他说做视频博主要有自己的标签:“车扔出来车又自己回来就是我的标签。”他说自己骑的是轮子特别粗的沙滩车,骑这样车子的博主并不多,这同样是自己的标签。此外,梁十四还帮品牌公司做过视频账号的整体策划运营工作。

目前,他和自己的视频制作团队共同创作,创意和脚本的工作基本由他完成,他喜欢为视频里加上反转的剧情设计,这些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经验。“大量看视频,找灵感找思路,只能通过提升自己摸索。很多视频,别人看过可能一划而过,而我会分析里面的爆点在哪,可以怎么跟自行车视频结合。”

在成长为一名拥有百万级粉丝的视频博主后,梁十四又帮朋友们运营出3个粉丝百万级别的账号。

那个下午,我们站在上海科技馆前的广场上聊天,这里也是上海著名的滑板单车等酷玩爱好者聚集胜地之一,我们从冬日午后暖阳高照聊到夜色四起,远处华灯初上,地铁里多了许多挤晚高峰的人。梁十四眺望远方商场的灯光,说:“每个年轻人都向往上海,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来这里、留下来。”

未来,凭借自己运营视频的经验和能力,梁十四或许会尝试孵化更多视频号,“我会为推广自行车事业而奋斗终生。”他说。

来源: 新闻晨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