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曾是紧俏商品,厂长李祺祖卖车受贿七万,相当于如今一千万

80年代,天津被称为自行车城,不仅因为骑车的人多,也因为天津自行车厂的飞鸽、红旗牌自行车畅销全国。自行车卖得太好,拿着钱还得有“车条”才能买到,由此导致一起轰动全国的腐败案,天津自行车二厂厂长李祺祖和妻子受贿7万元被判刑入狱。7万元看似不多,但当时李祺祖月薪200元,7万几乎相当于现在的1000万。李祺祖确是能人,出狱后到武清干乡镇企业生产山地车,再度占领了市场。

李祺祖是江苏南通人,生于1935年,从南京机器制造学校中专毕业后分到天津自行车厂。又用了七年时间,读完了大学课程。1959年,24岁的李祺祖承担改革手工电镀的设计任务,几十天后凸轮式机械传动电镀生产线成功投产,每年可电镀1000万个自行车零件,提高了一倍效率,使电镀工人从手工作操作中解脱出来。

自行车曾是紧俏商品,厂长李祺祖卖车受贿七万,相当于如今一千万

飞鸽广告

李祺祖自己设计成功的技术革新有二十多项,和别人一起研制成功的革新有十五项,包括十几条大型自动生产线,对车把、车架、前叉、车圈、三套轴、挡泥板、链罩、轴皮、车闸等零部件的生产都有程度不同的改进和提高,是自行车设计、生产的真正专家。

1978年,李祺祖被评为天津市特等劳模,出席了全国科学大会,被授予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1985年,他担任了天津自行车二厂厂长、总工程师。这家工厂当时有近8000名职工,年产自行车265万辆,实现利税1.16亿元。他兼任厂长的天津摩托车厂生产的迅达牌摩托车畅销全国。由他参与引进的斯普瑞克自行车生产线,曾经名噪一时。

当时自行车是抢手俏货,各地求之不得,李祺祖拥有支配销售的绝对权力,只有经他或副厂长批签,方可由销售部门售出。常有人托门子、拉关系请李祺祖批签自行车。

李祺祖的妻子刘振芳,是自行车厂的车间统计员,调入摩托车厂财会科任副科长。受贿案就是从她开始的。山西榆次市水电安装公司经理张某,通过刘振芳的叔伯姐姐找到位于平山道的李家,带来一张空白介绍信,想购买一批自行车。刘振芳答应帮他解决200辆。随后张某送来982元好处费。此后大约两年,张某通过刘振芳找李祺祖先后批了1700多辆自行车,送给刘振芳贿款近3万元。

自行车曾是紧俏商品,厂长李祺祖卖车受贿七万,相当于如今一千万

右一李祺祖

自行车曾是紧俏商品,厂长李祺祖卖车受贿七万,相当于如今一千万

右二李祺祖

找李祺祖批车的人越来越多,慢慢的人们明白了:刘振芳才是厂长批车的全权代表。1985年初,河北省望都县百货公司王经理和侯副经理找到刘振芳,刘振芳说:“有些旧家具、旧衣服想卖掉。”王侯二人心领神会,拉走一张单人床、四把椅子、一个木箱,还有旧衣服、电子表、压力暖瓶、镇流器、闸盒、鱼缸、空酒瓶、学生课本,这些废旧杂物充其量值五六百块钱,刘振芳收了4500元。

高价处理旧物成了刘振芳索取贿金的“保留节目”,凡找李祺祖批车的,她都要敛几样旧东西叫对方去卖。有一次李祺祖看着刘振芳把一台旧单缸洗衣机,以200元价格卖给一位购车者。李祺祖对刘振芳说:“太贵了,退点儿。”结果刘振芳从200元钱中拿出两元退给了买主。

纸里包不住火。1987年,检察机关收到检举材料:一名外地经济犯罪分子案发后交代,来津购买自行车时向刘振芳行贿。检察机关调查发现刘振芳确有受贿犯罪行为,对其进行抓捕,第一次搜查起获整存整取存单46张、共23000元,加上奖券、债券、现金,总计7万余元,另有部分外币存单和首饰。

自行车曾是紧俏商品,厂长李祺祖卖车受贿七万,相当于如今一千万

飞鸽广告

刘振芳无法解释钱财来源。她是天津摩托车分厂财会科副科长,每月收入最多200元;李祺祖虽说身兼数职,每月收入也在200元左右。他们的父辈并非名门富豪,财产与收入严重不符。她很快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但也大包大揽,把丈夫洗得干干净净。调查中李祺祖也一口咬定,自己对索贿、受贿所有事情一概不知,并四处写信告状。

检察机关继续深入调查,发现了蛛丝马迹。曾有一个商业局的人把一台日产乐声牌370型录像机和十盘进口录像带送到李祺祖家中。试看了几天,李祺祖问起价钱,对方要了300块,而实际价格共3300元。还有一位自行车厂的干部送给李祺祖一台14吋彩电。再有,李祺祖曾在龙凤酒家连续两天大宴群朋。第一天是为二女儿结婚办酒席,第二天是为庆贺自己连升三级工资宴请同僚和好友。酒席由自行车二厂的加工点、武清某五金厂厂长于某联系操办,两天办了七桌,花了2500元,操办人只找李祺祖要了700块。

1988年11月1日,李祺祖被司法人员逮捕。他拒绝在“逮捕证”上签字,理由是“我没犯罪”。到了看守所,在连续十几次审讯中,李祺祖避重就轻,佯装糊涂,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回到监室,设法同监外继续订立攻守同盟,想要“弥补漏洞”。

自行车曾是紧俏商品,厂长李祺祖卖车受贿七万,相当于如今一千万

自行车曾是紧俏商品,厂长李祺祖卖车受贿七万,相当于如今一千万

斯普瑞克自行车

开庭后,李祺祖拒不认罪,不是说“不知道”,就是说“不清楚”“记不清了”。但最终在犯罪事实下也不得不低头承认,刘振芳借批车收受贿赂的事,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几十次通过其妻之手批签了11000多辆自行车。李祺祖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刘振芳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没收部分财产。

李祺祖确实是能人。服刑期间他成功研制了“全自动框架气保焊机”,获国家专利,立功减刑。1993年出狱后,立时被国内自行车行业盯住,海南、上海等地出巨资请他前去任职。最后他选择了武清机械电子工业公司,带着自己在狱中设计的三种新车型和专利,创办津祺自行车公司担任总经理,生产山地车主部件。用这种部件组装的山地车在西安展销定货会上被封为“山地王”,供不应求。津祺自行车公司形成年产30万套的生产能力,年创利400万元。

李祺祖的确犯了罪,但在当时社会上也引起了讨论,一名能力超群的国营厂厂长,带着一个大厂发展壮大起来,他到底应该得到多少?是拿那比普通工人高不了多少的死工资吗?厂长可不是谁干都一样,效益不好倒闭的企业比比皆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将无能累死千军,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从工人来讲,是想要一个受贿的李祺祖把企业带好,还是要一个廉洁的庸才让企业苦苦挣扎?可以说,直到今天这个问题也没有完美的答案。(文:何玉新)

自行车曾是紧俏商品,厂长李祺祖卖车受贿七万,相当于如今一千万

红旗自行车车标

自行车曾是紧俏商品,厂长李祺祖卖车受贿七万,相当于如今一千万

天津自行车厂车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